fiw95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抗戰韓瘋子笔趣-1053 孫德勝的愛情鑒賞-fkfjr

抗戰韓瘋子
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
韩烽也完全没有想到,秋雪这个姑娘居然如此的大胆直接。
無盡血脈
要知道他帮孙德胜写给秋雪的那封信,别说是别人了,就是他这个作者自己读起来估计都觉得有些肉麻,秋雪居然想让孙德胜当着自己的面读那封信,看来人家姑娘心底是真的有老孙。
可老孙又不认识字,这事儿万一穿帮了,那还了得?
信写了不少字,韩烽现在也记不得具体的内容了,总不能把那封信要回来,再交给老孙给背下来。
孙德胜急眼了,干脆说道:“我想通了,不行我就把这事儿明说了算了,我就说那封信是团长你帮我写的,压根儿就不是我写的,老子一个字都不认识。”
韩烽:“……”
心里是一阵无语,这事儿万一让人家秋雪知道是自己代笔,自己这团长的脸可糗大了。
“绝对不行,我就一句话,老孙你痛快点儿说,喜欢人家秋雪吧?”
“是,喜欢。”在韩烽面前,孙德胜倒是没什么不敢承认的。
“那就对了,那这事儿就绝对不能说破,这可是你和人家秋雪同志爱情的开始,这是美好的第一印象,绝对不能破坏。”
韩烽想了想,有了主意,“这样,老孙,我再给你写点儿东西,我教你,你把它背下来,背熟,对应上每一个字,到时候再去看秋雪同志的时候,你就把这首诗拿出来读给她听。
见了秋雪,你就说之前写的信她已经看过,再读起来没什么意思,你又给她写了点儿东西,想读给他听听,她一准儿同意。”
老孙想了想,反正团长是这方面的行家,也就赞同了。
当晚,政委徐梓琳安排的文化课上了十几次也没记住几个大字的孙德胜,竟是一改常态,老老实实的在团部跟着韩烽背起一首短诗来。
韩烽:“我愿意和你一起。”
孙德胜:“我,我愿意和你一起。”
韩烽:“从朝阳时分开始站立。”
孙德胜:“从朝阳时分开始站立。”
韩烽:“一直站到黄昏时候,朝朝暮暮,永远有你……”
孙德胜:“……团长,这,这些话我也说不出口啊!”
韩烽:“你明白这几句是啥意思吗?”
孙德胜:“不太明白,好像是说从早晨站到晚上,就这么回事儿吧!”
韩烽:“……”
“少废话,既然你开始选择了听我的,现在你就是我的学生,我就是你的老师,我说什么,你照着做就是了。”
韩烽继续念下去,只是接下来几句越发的不靠谱了。
孙德胜急得跳了起来,“团长,这些话我,我真说不出来呀!”
“孙德胜。”韩烽板起了脸。
“到。”
人王傳奇
“假如现在是打仗,是冲锋的时候,老子让你扛着炸药包冲上去把鬼子的重机枪给我炸了,你小子敢不敢?”
孙德胜应道:“那没啥说的。”
韩烽:“这就对了,扛着炸药包冲锋,你老孙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,为了杀鬼子,连死都不怕,现在就是让你在自己喜欢的姑娘面前念两句诗,这就不行了,怂了?
小鬼子都不怕的硬汉,这会儿倒是怕起人家一个姑娘来了?”
韩烽激将两句,孙德胜咬了咬牙,“得,团长,我豁出去了,你怎么教,我就怎么学吧!”
韩烽笑道:“这就对了,来,接着跟我念,让我们把手伸进黄昏里,一起为流霞披上嫁衣……”
就这么着,孙德胜跟着韩烽一连学了两三天,终于从团部离开,要去验证丰收的时候,临行前韩烽再三叮嘱:“老孙,你去了照着念就行了,千万别露馅儿了,要是人家秋雪让你再写个字或者是作个诗啥的,你可千万别答应,找借口溜了就对了。”
【看书福利】送你一个现金红包!关注vx公众【书友大本营】即可领取!
“是。”
孙德胜应了一声,心里也有些打鼓,等到拿着韩烽写给他的这首诗赶到秋雪的住处时,忍不住就想扭头往回走,又鼓起了好大的勇气,这才敲响了门。
復仇之弒神 再現九叔
雙重死亡
老孙暗道,这找婆娘果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,比老子冲锋打仗还累人的。
“谁?”屋子里传来询问声。
有约 情无恋ㄤ心
“我,我是孙德胜,秋雪同志。”
随着一声嘎吱,屋门被打开了,秋雪疑惑地望着孙德胜,“孙营长,有啥事吗?”
“我我……,秋雪同志……”
秋雪笑道:“孙营长,你看咱们都这么熟了,你直接叫我秋雪就行了,什么同志不同志的,听着多生疏啊!”
孙德胜应了声,“秋雪,我不太会说话,你也直接叫我老孙就行了。”
妻無戲言
天龙之横行天下
“哎,老孙,你有啥事儿吗?难不成你准备好了,要来给我读你写给我的那封信?”
孙德胜想起韩烽的交待,连忙说道:“那封信你也看过了,再读没什么意思,我我又写了一首诗,可以念给你听听。”
秋雪的神色似乎有些意外,她笑着让出身来,“外面冷,进屋再说吧!”
聽雪樓系列
“不,不用了,我就在这儿念……”
噬血葬邪 下一本一定签约
孙德胜实在是不好意思进屋,毕竟孤男寡女的,他按照自己记忆的背诵起来。
“我,我愿意和你一起……”
这第一句话一开口,就把秋雪吓了一跳。
孙德胜的嗓音雄厚,声音慷慨有力,每一个字都像是从胸腔里爆发出来的,颇有铁血军人的气势。
他继续背诵道:“从朝阳时候开始站立。”
“一直站到黄昏时候,朝朝暮暮,永远有你……”
随着越多的句子背诵而出,老孙似乎忘了这是他在读给一个心爱的姑娘的诗句。
倒像是抱着炸药包向敌人发起冲锋的那种奋不顾身的气势。
他的朗诵声几乎变成了怒吼,好好的情诗到了嘴里倒像是变成了金戈铁马的咆哮:
“让我们把手伸进黄昏里,一起为流霞披上嫁衣……”
这下子纵然早明白孙德胜心意的秋雪也有些扛不住了,再让孙德胜这么喊下去,只怕附近的民众们都给听到了。
顾不得害羞,秋雪一把将孙德胜拉进了自己屋里,然后把木门砰的一声关上。
被突然扯进屋子的老孙,心脏砰砰的直跳,原本的背诵声戛然而止。
屋子里,另一人砰砰的心跳声也紧接着响起,
两人沉默了好半晌,秋雪忽然笑了起来,“老孙,上次你写给我的信,还有这首诗,其实都写得挺好的,我很好奇,到底都是谁帮你写的?”
孙德胜一滞,道:“没没有啊,都是我自个儿写的。”
“你认得字?”
“那当然,我虽然没上过几天学,但是我们政委一直开文化课来着,我都有去学习。”
“是吗?”
“当然,当然……”
“可你手上拿着的写着诗的纸条,似乎拿倒了。”
“倒了???”
孙德胜愣住连忙看向自己手上的纸张,果然因为方才的紧张,给全程拿反了。
一个大写的尴尬贴在了脸上,老孙一直到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望着孙德胜这样一个在战场上浴血杀敌的猛士,此刻却在自己面前局促的像是个害羞的姑娘,秋雪忍不住笑道:“好了,不逗你了,我就想问你一句,写给我的那封信,是不是经过你同意才给我送过去的?”
“是,其实我就不认识几个字……”孙德胜不否认,就这片刻的功夫把韩烽的交代忘得无影无踪了,看样子是准备坦白从宽了。
邪凜花都 天涯風
秋雪打断了他的话语,“这些都不重要,只要是你同意的,我就当是你写的。”
“你都知道了?”
秋雪道:“当然,你看我像很傻么?虽然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,我也没有问过你,可是这很好理解,一个只顾着在战场上与鬼子拼杀,保家卫国的猛士,又何必要求他的那双手同样拿得起一只小巧的钢笔呢?
可这就是我认识的孙营长,我认识的老孙。
没有文化咱们还可以学,可一个男人如果没有血性,骨气,和担当,那还算什么男人呢?
老孙,你是个有血性,有骨气,有担当的真男人,我喜欢你,我知道你也喜欢我,我不喜欢在这方面藏着掖着,如果你喜欢我,就一定要大声直白地告诉我,好吗?”
孙德胜此刻已经彻底凌乱了,可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,让他狠狠的点了点头。
那还犹豫什么?一道身影贴了上去……
老孙从秋雪的屋子里离开的时候,整个人走起路来歪歪悠悠的,像是失了魂似的。
他把右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,那里似乎还有些余温,抬头看了看天色,晚霞咋这么醉人嘞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