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tbxm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近身狂婿 txt-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牙尖嘴利的葉教授!相伴-0usb8

近身狂婿
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
楚云当然知道楚中堂这是自谦。甚至是搪塞的话语。
刚刚不都还说过,但凡老爷子肯松嘴,他现在也是红墙大佬么?
转脸就自诩满身铜臭味的商人,只会赚钱不会仕途之路。
糊弄鬼呢?
不过楚云也没强求什么。
二叔不肯说,也不远跟自己分享这方面的经验。自然有他的道理。
而楚云本身,也对仕途没有任何兴趣。
甚至到此刻为止,他对萧如是提的这个观点,都报以异常怀疑和拒绝的态度。
做什么不好?
非得当红墙第一人?
而且就凭楚云这点人脉这点底子,怎么当那第一人?
楚云吃过饭,就离开了楚家。
没用的楚中堂,一点方向都给不了。还自称楚老怪呢,光会耍嘴皮子!
离开楚家后。
楚云坐在车内很是唏嘘。
本来他的人生大目标,是给老爸报仇。
现在萧如是那女人却给自己定了一个如此大的宏伟目标。
他压力很大,也充满了不痛快。
能不能做成,是一回事。
就算真能做成。他这辈子得活的多累?
不行,回头得跟萧如是那女人面谈一下。至少要表明自己的态度和内心活动。
毕竟,强扭的瓜不甜嘛。
下午时光是悠闲的。
距离接顶梁回家吃饭还早,既然已经出来了。他也懒得回家睡午觉。偶尔放松一下,不那么克制自己的作息时间,还是很刺激,很狂野的。
“想去哪儿?”陈生一边开车,一边问道。
“溜达呗。”楚云懒洋洋地说道。
“哦。”陈生点上一支烟,慢悠悠的开车。
楚云多次警告劝阻无用,只得被迫拉开车窗,换换空气。
“新房子装修的怎么样?阿离那丫头还算满意吗?”楚云问道。
他很自信,也对自己的财富很有把握。
光是那张卡上,就得有几个亿的存款。难道还不够装修个房子?
“凑合吧。”陈生耸肩道。“阿离说了。只是勉强能住而已,谈不上多满意。”
“狂啊。”楚云啧啧称奇。“你花了多少钱装修?”
陈生撇嘴,竖起两根手指:“这个数。”
“两千万还不够?”楚云挑眉。
“两千万够干什么?”陈生咬牙切齿道。“那娘们光是在客厅玄关麦的那青花瓷,就花了一千八百万。就这还不算包装运送费。两千万连他妈一个客厅都装修不下来。”
楚云懂了。
人家陈生的那两根手指,根本就是两个亿!
这败家老娘们!
还真他妈敢花钱啊!
这回,楚云终于体会到陈生的痛苦与压力了。
“可你说人家怎么说的?”陈生斜睨了楚云一眼。“阿离说了。这屋子跟她以前住的地方,差远了。”
楚云闻言,倒也理解。
毕竟是段阿姨的高徒。而且常年呆在西北。跟着西北王一起生活。那物资待遇,肯定不是一般人能比的。
现如今嫁给陈生,说是下嫁不为过吧?
当然,前提是不算陈生跟楚云的交情。
算上的话,也就是个门当户对!
人阿离都没说什么。你陈生还有脸在这叫苦连天?
楚云重重拍了拍陈生的肩膀,叹了口气道:“忍着吧。人家阿离以前也是富贵出身。跟着你过日子,本来就是委屈人家了。花点钱没什么。顶多以后你工作积极一点,慢慢还给我就是了。我也不会催你。”
“还得还啊?”陈生顿时压力巨大。“我还以为你这是送我的呢。”
楚云破口大骂:“老子半辈子的积蓄,凭什么送给你?你这孙子是不是活腻了!?”
“抠。”陈生耸肩,懒得跟这抠门的家伙一般见识。
还不还,他也不提。
叮咚。
楚云手机传来一条短信。打断了他跟陈生算总账的冲动。
“去一趟市中心。”楚云说道。
“什么事儿?”陈生随口问道。
鬼王绝宠:嚣张废材妃
“叶教授约我喝下午茶。”楚云抿唇说道。
“叶教授啊。”陈生点头。“倒是有些日子没见了。据说她现在生意做的红火。在燕京城的商业圈子,也算是著名人士了。”
“她本就是明珠城首富。想在燕京城打出名堂,不算什么难事。”楚云说道。
“而且我听说。她最近跟夫人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。但两位当事人没碰过头,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忌讳。”陈生爆料道。
“有这事不早点跟我说?”楚云皱眉。
“怎么说?”陈生撇嘴道。“你这些日子多忙,你自己不知道?之前就差点被人活活打死了。我能拿这点小事儿骚扰你?那我陈生还怎么统率暗影?怎么成为大管家?你还能信得过我,还会重用我?”
“你废话真多。”楚云摆摆手。扭开了音乐。
来到市中心。
楚云如期而至,见到了明媚动人的叶教授。
这几年,叶教授的气质愈发成熟而动人。
穿着打扮如往常一样,端庄优雅,却不乏魅惑力。
那黑白分明的美眸,保持着始终如一的媚态。
当然,这份媚态,仅有楚云能够享受到。
法医娇滴滴:晚安,老公!
在外面,叶教授或许不像顶梁那般高冷而强势。却也极少显露出温柔妩媚的一面。
“你的婚后生活不怎么理想啊。”叶教授抿了一口咖啡,舌尖在红唇上舔舐了几下。
端的是魅惑百生。
楚云闻言,忍不住打趣道:“你这挑拨离间的手段太低级了。我允许你换一种方式。”
“我只是在阐述我眼睛看到的东西。”叶教授红唇微张,嗓音依旧磁性而好听。但眉宇间,却分明有一抹心疼之色。
“哦?这话从何说起?”楚云好奇问道。
“你沧桑了不少。”叶教授缓缓说道。“眼神也没以前轻佻狂妄了。就连鬓角,也生出了些许白头发。”
“如果一个人的生活足够放肆而疯狂,怎么会沦落至此?”叶教授反问道。
“就不能是因为年龄使然吗?”楚云问道。
“你才刚刚三十岁。正是一个男人的当打之年,甚至才是刚刚开始。怎么会一下子就沧桑了起来?”叶教授不信。
眉宇间,甚至有些不太满意楚云的现状。
“男人嘛。有几根白头发,不是更显得成熟稳重嘛。”楚云笑了笑。端起咖啡抿了一口。
“从我见到你,到现在。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。”叶教授说道。“按照以前的频率。你应该点上一根烟了。但我看你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点烟的迹象。”
“什么时候戒的?”叶教授问道。“是苏明月强迫你戒烟吗?”
“她从来不会强迫我做任何事。”楚云摇摇头。
“我知道。”叶教授点头。“但以我对你的了解。你也不会因为怕死,而强行戒掉香烟。我记得,你的烟瘾虽然不是特别大,但也不小。而且有这么多年的烟龄了。是因为什么突然戒烟?”
“我马上要当爸爸了。”楚云微笑道。“我想为孩子做一些改变。但我思来想去,唯一能做的,就是戒烟。”
叶教授点头。
苏明月怀孕不是一件小事。
苏老板怀孕了。要见她谈生意的人,并没有减少。却难度变大了。
因为苏老板的会客时间,得到了极大的缩减。
这在整个燕京圈子,都是一清二楚的。叶教授作为同一阶层的大老板,又岂会不知道?
但她没想到楚云是因为这个而戒烟。
她抿了一口咖啡,缓缓说道:“你最近过的很累吗?”
“有点。”楚云微微点头,没有拒绝。
不论是从面临古堡的猎杀,包括之前种种,甚至是当前的状态。他的生活状态的确不算轻松。
但这些事儿,顶梁帮不上忙,叶教授又何尝不是?
“你已经很成功了。你的生活,也足够辛苦了。”叶教授说道。“从某种角度来说,你应该让自己放轻松一些。否则,我怕你不到四十岁,就会像个五六十岁的老爷子。”
“你知道的。”叶教授意味深长地说道。“你本就不算英俊。再一显老,就更不好看了。”
楚云瞪了叶教授一眼:“你这是故意气我吗?”
“我只是实话实说。”叶教授说道。
或许只有真正的知己好友。
才会说话没有任何负担和约束吧。
二人相知相识多年,也共同经历了不少事儿。不论是对楚云而言,还是在叶教授看来。彼此之间不必有任何约束。也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。
甚至某些连对顶梁都不能说的事儿。反而可以跟叶教授坦言。
与亲疏无关,纯粹是身份使然。
楚云笑了笑。也没在意叶教授的牙尖嘴利。
她就是这样一个女人。
却是一个对楚云极好的女人。
当年为了帮助楚云,她敢与整个明珠城为敌。那份魄力与恩情,楚云至今难忘。
“最近有什么烦恼?不妨说给我听听,也让我高兴高兴。”叶教授调侃道。
“没什么。”楚云耸肩道。“就是我老妈跟我说,要让我做天下第一。”
叶教授愣了愣。
首先,她并不知道楚云有老妈了。
其次。
她不明白楚云老妈所谓的天下第一,又是什么意思。
做全天下最有钱的男人?
那对楚云来说,应该不难。
有苏明月扶持。
有楚家撑腰。
楚云就算什么都不用干,也很容易成为华夏最有钱的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