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z9cl好看的都市言情 末世降臨:全球斷電討論-第二百五十章:羅俊軒番外看書-lela0

末世降臨:全球斷電
小說推薦末世降臨:全球斷電末世降临:全球断电
大地疯狂地颤动。
天地在颤抖。
自然的愤怒,从来不会令人失望。
一块巨石从天花板上落下来了,而脚下的地板也分裂开,房子的一半被地震和分裂的地表强行掰开,如从中一刀切开的西瓜,而罗俊轩就是那颗中间西瓜子,赫然站在危墙的边缘!
脚下踩着的是摇摇欲坠的钢筋,他才幸运地没有顺着房体的裂缝坠落下去。
这里,是第十六层!
落下的巨石砸在他前往不远处的分裂处,将本就摇晃的房体砸得又是一个剧烈的颤动。
罗俊轩踩着钢筋往里面爬。
“别过来!房子要倒下去了,你们往上走!”
罗俊轩一边往上爬,一边告诫上面那些要下来救他的同伴。
这座房子正在倾斜。
如果运气不好,地基支撑不住,整个房子可能就直接倒塌,化为碎片和尘埃,砸进大地里。
那么房子上的所有人,都将被砸成粉碎!
所以,“你们快走!先别管我,如果我能上来,我就去找你们。快去找宽阔安全的地方,下楼!不要因为我一个人,耽误所有人的性命。”
罗俊轩向着上方的人大吼道。
“行,你小心!”
上面,扔下来一条绑好的绳子,梁书宇让其余人赶紧撤离,他留下来帮罗俊轩即可。
正如罗俊轩所说,他们不能因为救一个人而把其他所有人的性命滞留下来当做赌注。
强地震突然爆发,是他们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,且来得如此猛烈,在短短几分钟以内就让大地裂开无数条口子,一所高楼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坍塌成泥,他们幸运的没有处在裂缝的中心,但不幸的是他们的房子处于裂缝的边缘。
“你走,我来,快走!”
罗威却是要将梁书宇轰走,然后他拿起绳子往罗俊轩的手旁晃动,好让罗俊轩抓住绳子爬上来。
房子的倾斜越来越厉害。
“不要争论这个!”
梁书宇说罢,另一条绳子已经绑在自己的腰上了,让罗威拉好绳子,他顺着倾斜的地板往下滑去。
踩到地板上那断裂的裂缝的时候,他感觉到裂缝又松动了一些。
裂缝将地板一分为二,另一半以80度以上的倾斜角向下垂落。
罗俊轩抓着最末端的钢筋,坚持着。
终于,梁书宇抵达了罗俊轩的附近!
“抓住我!”
梁书宇向下身手,抓住了罗俊轩的手臂。
罗俊轩反手抓住了梁书宇的手腕,借着梁书宇的力气他才敢放开另一只手抓住手旁的绳索,然后被梁书宇推着向上攀爬!
房子倾斜的速度在加快!
他们感受到了重力的失衡!
“快!”
地上的绳子已经来不及拿了,他们三人快速沿消防通道往下走,几乎是一步跳半层。
“不行了,来不及了!我们到窗户外面,走墙面!”
到最后,房子的倾斜速度太快,他们如果再走楼梯,迟早会被掩埋在房子里!这时候最好的选择是走外面的墙,反正房子是倾斜的,大概在60度左右,走在上面有点像高速滑滑梯的感觉!
不过这时候他们都没有心情胡闹,坐在墙上快速向下滑。
就在房子要彻底倒下之前,他们总算抵达了一楼,不过这还没有安全,因为附近到处都是房子,而地板,随时有裂开的风险!
他们跑到宽一点的街道上,原本应该停在这里的三辆车被开走了一辆,看来梁文静他们已经安全离开了。
可剩下的两辆车,却是在刚才那栋倾斜的大楼倒下以后被波及,已无法开了。
他们三人没有停留,此时只能顺着马路一起往外跑。
路上还有很多逃生的人,有些甚至连衣服都没穿。
披头散发,狼狈不堪。
要是魏有祺在这儿,肯定会说一句瞧,他们在裸奔!
不过可惜梁书宇和罗俊轩三人都不是爱开玩笑的性格,平白损失了一些乐趣呢!
他们跑得很快,可再快,也快不过这场魔幻的地震!
不仅大楼在一栋栋倒下,有人从窗户里挑出来,然后砸成粉碎。
如一颗落地的软柿子,啪嗒一下,变成了一大滴落地的红色颜料,将那一块都染成鲜红色。
还是油画颜料。
然后大地会从马路的中间裂开,人会被地里冲出来的沼气,一下冲到天上,在炽烈的太阳下,形成一道红色的火焰。
仿佛有岩浆从地里面喷出来一样。
不过这沼气只是一瞬,如烟花般灿烂,留下许许多多的痛苦,然后粲然落幕!
啪嗒。
瞬间变成黑色的人,失去动力地掉下来。
关于我们的爱情 陌邀宠
就像个老烧火棍。
还是用了几十年的那种。
“小心!”
前方的路似乎有裂开的迹象,梁书宇拉了一把旁边的罗俊轩和罗威,三个人才后退几步,突然那地板就裂开,从里面冲出一阵红色火焰。
他们连忙从旁边绕路,然后终于逃出那一片房区,来到了一个公园里面,在这里已经有很多人聚集了,一群幸存的家伙。
太阳太大了。
他们躲到一颗树荫下。
依然热得流油,这太阳太滚烫了,滚烫到诡异。
罗威在树下站了一会儿,四目搜寻,想看看梁文静等人有没有在附近。
这边只有这一个大公园,如果梁文静他们开车冲出房区,肯定也会来到这里。
他看到一辆车恰好开过。
好像是他们家的车。
“嘿!这里!这里!”罗威赶紧冲过去喊住他们。
可没想到这时,他脚下的土壤突然裂开,一股炽热从他脚底传遍全身,他感觉到脚下的土地一阵微弱的晃动以后,闻到了一种刺鼻的气味。
然后很快!
火焰爬满了他的全身!
太热了!外面的空气太热了!地底下聚集了各种可燃气体,经过裂开的地表,将他点燃了!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”
罗威不可控制地惨叫起来,在那一瞬间他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,再看他家小子一眼……
“爸!”
……
那场地震死了很多人,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川贵一直地震不休。
但川贵很大,还有很多地方可以生存。
他们获得大量物资以后,驱车来到川贵深山中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,他们自己搭建房子,在地上挖储藏室,住在地表3米以下。
白天即使住在地下室,地下室里堆满了水,还是热得让人抓狂。
他们只得修建了更深的地下室来避暑。
但也许正是这样,由于他们有足够的物资,白天不用出门,只在夜晚偶尔出去,他们没有那么快染上辐射病。
在地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人们大量死于辐射病。
后来,他们住进了地下……
……
停电第3年。
即使有发电机,也无用了。
没有油。
满世界都找不到油。
各种发电站,在海啸、洪水、地震中,逐渐毁损。
人们生存在黑暗里已经很久了。
直到不久前,又一场板块运动,将他们困在了地底。
前往地面的出口被彻底堵住。
巨大的石块,将所有人掩埋在地下,他们和其他人走散了,被困在一隅之地,这里大概只有二三十个平方。
一面,是厚重的墙和巨石。
一面,是悬崖。
是大地裂开以后,露出的地狱的入口。
他们在地下被困了十五天。
今天是滴水未进,颗粒无食的第六天。
梁书宇依靠在墙面上,梁文静躺在他怀里,他抱着梁文静,一手放在她的肚子上。
这样会感觉没那么饿。
魏有祺坐在梁文静的旁边,罗俊轩坐在最边缘,漆黑的狭窄的地下,没有风,没有光亮,什么都没有,连老鼠都没有。
梁文静动了一下脚。
立刻响起沙子被摩擦的声音。
他们已经在地下,任何能通行的缝隙里穿梭了十几天了,刀到挖断了,也没挖出一条回去的通道。
他们至少在地下30米以上。
当初为了躲避太阳辐射,但现在却成了逃生的厚重屏障。
漆黑里什么也看不见,只有四只手紧紧握在一起,传递着彼此的体温,好提醒对方,自己还活着。
从停电初期,走到现在,引导着他们的信念,只有活着。
活下去。
只不过,活着有很多种方法。
也要看运气。
有时不小心运气不好,便是这样的结局了。
停电早期,他们也渴望着,电力的恢复,社会的发展,经济的复苏……
哪怕是可怕的海啸,也没有改变他们的信念。
只要世界上还有人类存活着,经济迟早会复苏的!
抱着这样的信念,当初,他们离开了沿海,进入内地,然后……
接踵而来的太阳辐射,大地震,大雪封城,烈日……
这一桩桩一件件,属于自然的发怒,好像就是为了把人类往死里整。
只要能给人类多一点喘息的机会,他们一定会找到合适的方式活下去,可是没有。
一场地震,可以让人类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。
太阳辐射,让大地寸草不生。
让所有暴露在太阳光下的人,生不如死!
他们像蚯蚓一样钻入了地底,苟延残喘!可饶是如此,又是一场地震,就可以再次将人类的心血毁于一旦!
听说,川贵的地下堡垒也受到了地震影响,死伤无数。
那些,被高级机密保护起来的科学家,知识分子,贡献分子第一次暴露在太阳地下的时候,惊骇地凸出了眼睛。
并没有什么所谓的,拿钱买门票的说法。
因为从一开始,这件事就不被大众所知道。
有些人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,一觉醒来就进入了地下堡垒,再也出不来。
有的人趁机逃进了地下堡垒。
后果如何,不知道。
梁书宇他们没去。
他们选择了自己的阵营,在一动大楼的低下,挖建属于自己的地下堡垒。
只是大概,不太走运吧,又碰到一场超级地震。
甚至将他们的对讲机都震坏了。
频率再无法使用。
又过了一天。
綺 戶 流年
这里安静得令人感到心慌。
仿佛连心跳声也没有了。
梁文静突然松开了梁书宇和魏有祺的手,爬向悬崖的边缘。
梁书宇去抓她,手没力,没抓到。
也爬过去,拉住她。
梁文静的手晃在悬空之中,“跳下去,也许,有一线生机?”
她的声音沙哑得可怕。
“试过了,太深。”为了节省体力,他尽可能少用词。
他们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测试过深度,把大石扔下去,完全听不到回声。
深不可测。
且不可能有地下水。
跳下去,只是死路一条,还可能触壁,没有抵达底部就砸死在山壁凸出的礁石上。
“反正,都会死。”梁文静说。
起码,这样死痛快一点。
若是将自己渴死,饿死,那才难受。
而且很丑。
等到若干年后,别人把他们挖出来,肯定是难看的白骨。
“我们要……跳下去吗?”
跳下去,必死无疑。
但留下来,又有几分胜算呢?
梁文静趴在悬崖边上,罗俊轩说这是地狱裂开的口子,但为什么听不见地狱里的鬼在里面的叫喊声?
要是有点叫喊声多好呀。
起码有人作伴,他们下去不会那么孤独。
可这里面,安静得连蚊子的声音都没有,好像他们已经完全出于世界的另外一端,无论怎么努力也回不到自己的世界里。
或许,从停电以后,其实他们就已经前往另外一个残酷的世界了吧。
在无休止的寻找食物,生存,寻找食物,生存的徘徊和挣扎,这种生活太累了,给予了精神的极大压力,即使梁文静已经很努力了,但还是无法真正获得开心。
“跳吧。”
忽然,罗俊轩也爬了过来。
漆黑里他凝视着这个巨大的裂缝。
“至少,跳下去的时候不会死得那么痛苦。”
“好啊……”
梁文静笑了笑说。
她挣扎着站了起来,梁书宇感觉到梁文静的动作,却是出乎意料地没有阻止。
很快的,他们四个人手牵着手,站在了悬崖边上。
那个时候好像起了一点风,清风吹在他们的脸上,将所有死亡的阴霾都吹散了。
反正,苟活了这么久,性命都是捡来的。
能活着到现在,已经超越了世界上百分之七十,甚至是八十的人。
多少人死在了停电早期,又有多少人死在太阳辐射之下,只有他们幸运地活了下来,这本就是上天的眷顾。
但现在,上天的眷顾他们不要了。
他们决定,从这里结束。
四人迎着风,在黑暗中对视了一眼。
……
“爷爷,爷爷,你在想什么呢?”
“后来呢,那你们跳下去了没有呀?”
两个七八岁模样的小孩儿抱着一个老人的膝盖摇晃追问着,他们穿着厚重的灰色棉服,这是柯特尔的夏天,孩子们还有些冷,两只手都裹在袖子里,塌鼻子费力地吸了吸,仅适用微博的空气就足以满足她呼吸的欲望。
两个孩子一大一小,不过丑陋无比。
但这不算什么,以50年前的眼光来看,他们确实非常丑陋,但现在么,那个小姑娘时常被人夸奖长得好看呢。
他们的皮肤红红的,像退了皮的蛇,有着奇怪的鳞片一般的纹路,但柯特尔人会将这些纹路称之为“上帝的恩赐”。
因为只有长有这种纹路的人,才能在当下的环境下生存下去,拥有各类免疫抗体,能够活动于太阳底下,前往地面世界,进行各类工作。
再用柯特尔人常说的另一句话,“这样的人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”咧。
能够生存,意味着他们能在地表找到工作。
将来会有一份不错的稳定的收入,全家人也能吃饱饭。
所以说,他们很“漂亮。”
两个孩子的打岔终于将他们爷爷出游的精神拉了回来,爷爷道:“当然没有跳,他们后来都得救了。”
“经历千辛万苦,都活了下来。”
“哇!实在是太好啦!太棒啦!”
“那么后来呢?又发生了什么事?爷爷,再跟我们讲讲吧!我们真的很想知道呢!”
“是啊是啊,爷爷,我也想听!”
“唉,你们两个。”
这时一个同样长相丑陋的女人走了过来,她的五官几乎已经融化,双眼被塌下来的眉骨盖住,只有半只眼睛在肉团里勉强看见外面,才能让她正常地生活。
“别在这里烦你们罗爷爷,爷爷身体不好,需要休息!”
“可是可是,我们想听爷爷讲故事呀!爷爷说的故事可有趣了,我们想听嘛。”
“不是早就讲过百八十遍了吗?”女人说着。
“妈妈,求你了~”两个孩子抱着妈妈的腿求道。
“哎!算了算了,但是你们要注意爷爷的身体,不可以让他多操劳。等着吧,一会儿有钝番薯吃哦。”
“啊?!什么啦!那个好难吃的啦。”
两个孩子顿时苦了脸。
“哼,可好吃了。”女人查看了一下老者的身体以后,丢下两个孩子又回去了。
于是两个孩子又缠着老者讲起故事来。
老者很是无奈,只得细细地又给他们讲起那个曾讲过很多遍的故事。
地底下的生活是枯燥的,尽管柯特尔早就通电,可是仅能用来做饭和洗澡,电并不是用来照明的,也无法用来打游戏。
爷爷说,很多年前的那个时代,世界上有一种叫做互联网的东西,人们可以在互联网上下载任何东西,也能够和千里之外的人聊天,特别地有趣。
还有一些演员。他们会演出各式各样的作品,放在网络上提供给大家免费观看,有一些演出得非常精彩的作品,还会让演员红遍大江南北。
“大江南北”这个词,孩子们幻想了很久,也没有想象出来。
他们生来就在这座地下城堡里,还未出去过,没有见过草原,没有见过山脉,没有见过河流,大海甚至小溪,更别说爷爷口中的那些熊,鹿,马,象……
那些都是什么东西呀!
即使有画像也难以想象,世界上竟然还存在那样的生物呢!
只不过,在柯特尔,虽然没有互联网,但是他们却有数字电波,他们懂得一套专门的数字预言,通过数字手机,就可以和很远的地方联络呢!
爷爷说,这个东西在从前还更加发达,但现在,科技已经没落了,人类的文明在衰退,活着已是不容易,想要发展科技,那就更难了。
不过,弟弟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科学家。
他希望能建造一座防御太阳辐射和各类宇宙辐射的堡垒,让人们重新移居到地表上去。
“那你应该是一个建筑学家。”
“不对,我是一个科学家。”
“不是啦,是建筑学家啦!”
“就是科学家!”
“好了,你们别吵了,进来吃饭!”
哥哥和妹妹便不吵了,两个人扶着行动不便的爷爷往屋子里走。
所谓的屋子,其实是一个山洞。
爷爷总是说,他们像山顶洞人一样,生活在地底下的山洞里。
“爷爷你慢一点哦。”
弟弟很是温和地和爷爷说着,他们小心翼翼地将爷爷扶到板凳上,因为爷爷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,所以他们还要先吧勺子放到爷爷的手上,以免爷爷一会儿找不到吃饭的东西。
好了,妈妈做的钝番薯做好了,这个东西很难吃,像是泥巴一样,又臭又腥。
但爷爷说,他们那个年代番薯是一种美味的事物,只不过经过了宇宙辐射的激化,才变成了这个样子。
“这里还有几个番薯,给你们的梁爷爷拿过去。”
“噢好耶好耶!”
两个孩子高兴地抱着多余的番薯送到了隔壁的梁爷爷家。
在他们的印象里,梁爷爷是一个特别风趣的人呢!
梁爷爷还会医术,梁爷爷的医术特别好,年轻的时候连柯特尔的大人物都对他尊敬有加,曾经他救活过一个大人物,那个大人物送了他们好多物资呢!
据说那个时候,梁爷爷可风光了!
“爷爷,爷爷,吃番薯啦!”
两个孩子抱着番薯跑过去,嘭的一下,撞到了一个大哥哥的身上。
“喂,你们两个啦,乱窜什么。”
“嘻嘻,我们来送番薯的啦。”
“哎呀,快拿走拿走,我最讨厌吃这个了。”
不过,他现在没有成功,因为很快就被他的奶奶发现啦!
“杜奶奶,这个番薯好好吃哦,送给你们家,快点吃吧,冷了就不好吃了呢!”
两个小家伙眨着眼睛,有点得意地丢下番薯,快速跑走了。
梁家的哥哥恨恨地看着他们的背影。
钝番薯什么的,真的超难吃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