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氣都市小说 詭三國笔趣-第2063章雙方計較,疏忽之處閲讀

詭三國
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
廖化诸葛二人虽然只是带了部分的兵马,穿插到了樊城西南,某种程度上来说,算是廖化和诸葛的第一次,嗯……
对于第一次,两人自然都很慎重,当然不可能随便找一个地方就乱搞起来,再加上诸葛对于荆州这一带还是比较熟悉的,因此自然是找了一个合适的地点,充满了鸟语花香,诗情画意……呃,易守难攻,相当险峻的场所。
徐晃的主力还在宛城徐进,而廖化和诸葛二人主要目标是在樊城西南建筑军垒。
军垒,原本是指在军营周边的防御工事,《尉缭子·战威》有云,『夫勤劳之师,将不必先己。暑不张盖,寒不重衣,险必下步,军井成而后饮,军食熟而后饭,军垒成而后舍,劳佚必以身同之。』
只不过这一次廖化诸葛两个人的目的,主要就是给在樊城的曹军形成压力,另外如果樊城执意不出城,那么这里也就是下一步进攻襄阳的前进基地。所以二人选择建设这个军垒的地点,自然是相对来说比较靠近于樊城,当然,这样也就意味着更容易受到樊城曹军的威胁……
『若是曹军不肯出城?又当如何?』廖化一边指挥着兵卒修建防御工事,一边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诸葛笑了笑,说道,『某还以为元俭会忧虑若是曹军来袭,当如何抵御……』
廖化哈哈的也是笑了,指了指一侧的兵卒,和诸葛碰了一个眼神,然后才说道:『今寨虽未全,而阵已立,贼若来袭,便可在城外摧破,攻略荆襄,自然轻松许多。』
诸葛亮点了点头。
过了片刻,廖化反倒是转过头来问诸葛亮:『按理说来,吾等领军之人,自当沙场喋血,马革裹尸,然孔明……孔明何必亲临此地?』
虽然说之前偏军引诱曹军的计策是诸葛亮提出来的,但是并不意味着诸葛亮就一定要亲临第一线,在宛城,或是在南乡什么地方待着也成,虽然说那些县城已经被黄巾破坏得七七八八,不成样子了,但总归是还是有城池城墙,比起这里光秃秃的自然要好很多……
诸葛亮也不知道是真的胆子大,还是无所畏惧,当即说道:『若是事事皆缩于埂垣之后,如何可当重责?』
话音才落,忽听马蹄声响,有斥候急急来报:『樊城北门大开,曹军出城了!』
『善!』廖化才一击掌,叫了一声好,然后眼珠一动,反应了过来,『开了北门?什么意思?曹军往北去了?』
诸葛亮微微皱眉,然后微微笑了起来,说道:『早有闻曹洪曹子廉粗中有细,今日之举,果是如此……』
廖化转过头来,看着诸葛亮,『孔明之意是……』
军事上的相互斗争,大多数时候都是如此。一个人搞出一个姿势来,然后另外一个人就表示这个腿抬得不够高,还要再高些什么的……
就像是三国之中诸葛亮送女装给司马懿,还不是摆明了态度?结果司马懿还真穿了,呃,真收了,然后诸葛亮也就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廖化诸葛二人领军绕到了樊城西南修建军垒,难道说曹洪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么?显然也不可能,而且曹洪也知道军垒之处肯定也做了准备,就等着他上去硬碰硬,所以曹洪干脆就反其道而行之,直接领兵出了樊城,奔向筑阳。
筑阳在武乡之南,在樊城之北。
曹洪此举,就是摆明了说他知道廖化和诸葛亮两个人是来引诱他的,所以曹洪他干脆去断廖化和诸葛亮的后路,然后将筑阳截断之后,廖化和诸葛亮也就成为了无本之木,到时候再和襄阳守军联手夹击之下,即便是廖化和诸葛亮修建的军垒再完善,也是支撑不了多久。
其实曹洪多少还是有些看不起廖化和诸葛亮的,他认为重要的还是后头的徐晃,毕竟当下这个阶段,不管是诸葛亮还是廖化,都没有做出什么像样子的战绩来,自然不可能像是什么自带光环效果,明明诸葛才刚出场,什么都还没有做,便是一群人恍然大悟状,便是『卧龙先生』,『经天纬地』的赞不绝口……
所以曹洪认为,他这一次的策略,还是颇有胜算的。
最好的结果当然是攻下筑阳,让徐晃知难而退,然后转头和夏侯惇夹击廖化和诸葛亮,彻底解决这一次骠骑将军斐潜的军事行动,说不得还可以兵临宛城,也是替曹操解决了荆州的危机。次一等的结果么,就是挫败筑阳之敌,震慑徐晃,然后廖化和诸葛亮的这个军垒自然也就无以为续,便可维持当前的阵线。
曹洪心中,当得知来袭的是廖化和诸葛亮的时候,多少心中也是有些火气的。虽然曹洪心中清楚自家的兵卒比不上骠骑的精锐,但是不管怎么说,曹洪自己也是多年的宿将,和徐晃对位么,多少也算是差不多,而现在徐晃仅是派遣了两个不知名的家伙来,这就让曹洪心中觉得有些火大。
守城不能死守,就像是襄阳那样的坚城,依城防守的时间长了,总归是有些问题,就像是双方打架,如果一方始终都被压在墙角,堵着一顿狂揍,纵然伤害不大,但是侮辱性极强,久了自然士气什么的,难免涣散。
身为一军的统帅,而且又是曹操身边重要的将领,曹洪当然知道曹操当下的局面,也自然会想的更多一些,他知道自己的兵卒素质和装备恐怕都不如斐潜,所以如果真的等到了徐晃带领大军南下,兵临樊城的时候,他再出城和徐晃作战,就未必能够什么好果子吃了。
所以当下看到了可乘之机,又怎么会坐视不理?
廖化和诸葛亮前来,曹洪的斥候就已经上报了,见廖化诸葛亮二人依据山势列阵,但是毕竟廖化诸葛二人统领的兵卒不多,军垒的工事也才刚刚开始,一时之间也对于樊城形成不了太大的威胁,反而若是曹洪自己能攻克了筑阳,那么在樊城西南的军垒,也就是基本上等同于无效了……
至于廖化和诸葛亮会不会反攻樊城,一来廖化诸葛二人的兵力不多,曹洪也不是倾城而走,再加上廖化诸葛二人也没有携带攻城器械,即便是现在立刻开始做,那么也是好几天之后的事情了,到时候战场局势又是不同,所以曹洪也不是很担心樊城的问题。
因此,现在摆在曹洪面前的,就是如何取了筑阳。
筑阳败破许久,不管是城墙还是城外防御工事,都是有很多问题,而且从曹洪的角度来看,筑阳的守将也不是什么出名的将领,至少在当下,名不见经传,于是乎曹洪就将自家军司马叫到了面前,问道:『汝须多少人马,可破前敌?』
军司马殷署回答道:『某听斥候所言,筑阳有兵两千,又无城防,且非骠骑之卒也,若某统兵千人,便足可破之!』这里殷署所言的筑阳兵卒,自然不是骠骑之下的人马,而是这几年由黄氏庞氏招揽募集而来的兵卒,所以自然是和骠骑麾下的兵马有些差距的,甚至可以说和曹军这些百战兵卒也是有不小的距离。
曹洪摇了摇头,说道:『料敌当用宽……如今虽说骠骑人马未至此,吾等也不可轻敌,不求全胜,但求迁延,可助主公回旋攻克江陵,定鼎荆州是也……故某与汝兵卒两千……如此,汝又应当如何安排?』
殷署思索了一下说道:『若是如此,某当领五百兵至筑阳之下,临城邀战,诱敌出战,佯败而伏之,定可全胜,将军随后沿途掩杀,便可一举夺城!』
曹洪点了点头,说道:『壮哉,此策甚善!可依策行事!若能生擒敌将,或是功用更大……』
于是乎,曹洪就让殷署带着两千兵卒,先行赶往筑阳。自己带着大队,跟在后面,到了夜半时分,不知道为什么,在黎明将近的时候,曹洪却翻然而醒。
周边的护卫,发出厚重的鼾声。当下是迫近黎明前黑暗,自然也是睡意最为浓厚酣甜的时刻,周遭一切都显得安静如常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,但是曹洪心中却有一丝不安逐渐扩大。
这种不安来的非常突然,也使得曹洪皱眉不已,思索了片刻,明明自己的安排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,可是就是心中有些发憷,心神难以安定。尽管曹洪没有发现任何的征兆,但是毕竟自己是从一路血海当中厮杀出来的,有些时候这种直觉,真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言……
曹洪翻身站起,沉默片刻,踹了踹一旁的护卫,沉声说道:『起来!都起来!』
别看周边的护卫睡得挺香,有的都在打呼噜,但是听闻了曹洪的呼喝,七倒八歪的护卫顿时转醒,一个个都是蹦将起来,手立刻摸到了兵刃之上,侧耳先听周边的动静,确认没有什么异常之后,才缓缓的放下了兵刃,将目光集中到了曹洪身上。
曹洪皱着眉,依旧在盘算着自己的谋划和安排,沉吟半响,最后说道:『传令,提前做饭,天明就出发!』
曹洪这是怎么了?
虽然说护卫觉得有些奇怪,但是也在一怔之后就赶紧号令布置,片刻之后,营地之内便重新活泛起来,各种声响咯咯滋滋热闹了起来,炊烟袅袅升起……
曹洪立于自家中军大帐之前,眺望着远方,捏着胡须,眉头深深皱起,『究竟是那个地方出了纰漏?』
曹洪的纰漏,其实有很多,但是眼前最大的纰漏,是黄忠。
黄忠之前只是和黄巾和山匪做过战,而这样的功绩对于大多数的将领来说,都不会多看一眼的,这年头,但凡是有些名头的将领,谁没打过黄巾和山匪?
所以不管是曹洪还是殷署,都对于黄忠没什么概念,当黄忠带着五百兵出阵的时候,殷署甚至一度以为,可以不用动用伏兵,直接将黄忠击溃就可以了……
然后才一交手,殷署顿时就觉得不对了。
这™的是哪里蹦出来的鬼神!
汉代还没有『巨灵神』这个称谓,这个神灵名称是在明代的时候才确定下来的,最早也只是追溯到北魏时期,若是早于这个时期喊什么巨灵神的,大概率都是穿越者……
殷署现在就觉得,他遇到的不是人,而是披着一张人皮的鬼神!
虽然说殷署之前跟手下兵卒交待,是准备佯攻诈败,然后伏击黄忠的,但是现在殷署看来,根本就不需要什么佯攻或是诈败……
黄忠大刀如同电闪一般,横扫而过!
精华都市异能 《詭三國》-第2063章雙方計較,疏忽之處分享
最前排的曹军兵卒,顿时就像是矮了半截一般,不管是刀枪剑戟,还是脑袋手臂,顿时两相分离,比在情人节翻脸的**,还更加的决然!
黄忠再踏一步,双手举刀斜斜下劈,轰然声中,就连蒙上了铁皮的盾牌也无法格挡黄忠势大力沉的一刀,就听见哗啦啪嚓各种的声音响成一片。曹军的刀盾手口喷鲜血,和后面跟着其他曹军一同都被这一刀扫倒击飞,甚至将后排的曹军也一同带倒,滚做一团!
一排跳荡兵,一排刀盾手,一排长抢兵,在黄忠突阵之下,除了只能发出一阵阵惶急的惊叫声之外,竟然不能让黄忠稍微停留一步!
殷署不由得透体生寒,也在庆幸他没有像是一些傻子一样动不动就站在阵前邀约单挑,见黄忠如此悍勇,便是二话不说便是下令撤退,反正既然自己正面确实打不过,那么就用伏兵击败黄忠也就是了。
曹军一哄而散,掉头就跑。
黄忠砍倒了落在最后面的几人,看着曹军撤退的身影,将长刀上的血色一震,然后将长刀立于身后,顺手捋了捋胡须。
殷署一边跑,一边回头望,该死的,这等勇士,真不是一两个人就可以对付的,必须结阵才能抗衡!
呃?怎么不追了?为什么不追了?
殷署瞪着眼,正捉摸着若是黄忠真的不追了自己要怎么办的时候,忽然看见黄忠的战旗动了起来,不由得大喜,一边加力狂奔,一边喊道:『来了!来了!大伙儿都准备好!这家伙就算是再武勇,也就一个人而已!我们一定能赢!』
没错,虽然说黄忠的武力确实令殷署吃惊,但是又能如何?以三倍的兵力伏击,即便是再黄忠个人武勇又有什么用处?
战阵之中,最终比较的,还是兵卒啊!空有武力的蠢货!哈哈,来追啊,来追啊!
殷署屁颠屁颠的就往前跑,眼见着黄忠等人到了埋伏圈之中,便是扯着脖子大喊:『动手!动手!射死他们!』
四周埋伏的曹军弓箭手纷纷从灌木或是树木站出来,接连放箭,一时之间箭矢就像是冰雹一般,劈头盖脸的朝着黄忠等人袭来!
『盾!』黄忠大喝一声,身形一矮,顿时藏到了周边的兵卒盾牌之下。
不仅是黄忠一个人这么做,在黄忠的号令之下,一面面的盾牌被立了起来,顿时形成了一个近乎于半圆形的盾牌墙,曹军的箭矢噼里啪啦的或扎或砸在了盾牌之上,除了少量的箭矢透过盾牌的间隙射了进去之外,大部分的箭矢都被盾牌阻拦了下来。
『吊射!吊射!』殷署见弓箭手的射击没有达成预期的效果,连忙下令让弓箭手改变射击的模式,企图让箭矢越过盾牌的上空,照成伤害。
可是殷署并不清楚的事情是,黄忠本身并不是一般的将领,这么多年在荆襄地区,虽然没有多少引得天下人瞩目的战绩,但是训练兵卒却一直都没有停,再加上庞氏黄氏也不是差钱的主,如今黄忠带领的这些本部人马,若是比较起骠骑精锐来,可能在某些方面上有一些差距,但是差距也是极小。
甚至在刀盾手上,甚至可能比一般的骠骑刀盾手都要更强三分,毕竟黄忠本身擅长的就是刀法,长年累月下来教导的这些刀盾手又会差到哪里去?
虽说是骤然遇袭,但是很快黄忠手下的刀盾手就像是一块块的龟壳甲片一样,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合并起来,将其他的兵卒掩藏于后,即便是殷署后来改成了吊射,但是高高架起的盾牌也使得从上而下的箭矢并不能取得多少的效果。
殷署领兵轻装而来,当然携带的箭矢数量也不是无限的,在三波射击之后,弓箭手的箭袋就差不多见底了……
交流好书,关注vx公众号.【书友大本营】。现在关注,可领现金红包!
即便是弓箭手还有箭矢存量,但连续快速射击三四十的箭矢之后,也必然会导致手臂酸软,需要重新调整恢复。
面对着乌龟壳一般的黄忠兵阵,然后看着扎在盾牌上的密密麻麻的箭矢,殷署不由得吞了吞口水,有些迟疑。
正常来说,这个时候殷署应该是下令所有的手下上前扑击,然后对于黄忠的这些兵卒展开围攻,但是现在殷署眼珠乱转着,不知道自己应该不应该按照计划下达命令,因为眼前的黄忠兵阵,怎么看都不像是受损惨重的样子……
但是殷署没有举动,不代表黄忠就会站在原地傻傻的等着,在察觉到了曹军弓箭手射击乏力,攻击出现了间隙之后,黄忠便是大吼一声,在盾阵同鲜花一般的绽放之中,抖出一到刀光,直取殷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