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-第664章 太子穩妥,兇大有腦展示

大唐掃把星
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
大清早就来了人求见。
安静的大唐话越发的字正腔圆了,脸上的雀斑也颇为俏皮,“说是茶叶之事。”
卫无双有些跃跃欲试。
婆娘想出头,贾平安自然没意见,“我懒得很,晚些还得带着两个孩子出去玩耍,苏荷去不去?”
“去~!”
苏荷就是属于凶大没志向的女人,一听到修炼就欢喜,听到出游就高兴。
晚些,卫无双去了前院。
屏风架起,那个叫做秦江的商人微微低头,“夫人,今年我家的茶叶遭灾,收成不好……”
卫无双诧异,“记得你家那边并未受灾吧?”
“不,夫人,那些茶地一夜之间多了无数虫子,那些茶叶……千疮百孔,我……无颜以对贾家,还请夫人……”
秦江哭了起来。
哎!
卫无双叹息一声,“这等事谁能预料?契约是契约,天灾之外,贾家不会咄咄逼人变成人祸,今年的茶叶……你这边就不收了。”
“多谢夫人。夫人的仁慈。”
秦江感激零涕,随后告辞。
“礼物带回去。”
一个木匣子,里面装了一根银钗。
秦江推拒几次,一脸羞愧的把礼物带了回去。
卫无双回去说了。
贾平安笑了笑,“再看吧。”
“咱们家总不能逼死人吧?”
卫无双觉得贾平安心太狠。
“夫君!”
“阿耶阿耶!”
“该出门了。”
外面一阵喊。
贾平安起身出去。
“你总是心太软,心太软……”
到了前院,贾平安把陈冬叫来。
“我一路归来,见到的都是风调雨顺,哪来的虫灾?路边的茶水依旧没涨价。秦江以往是在哪里进货,问问,打听清楚,再查他的仓库……”
他淡淡的道:“哄骗我,可以。但别哄骗我的女人!”
陈冬应了。
“阿耶!”
小棉袄在门外蹦跳,迫不及待的想出去玩耍。
“来了。”
贾平安出去把她抱进车里。
“阿耶,我要骑马!”
小侯爷很是器宇轩昂。
“好,骑马!”
贾平安把他抱上去,自己再上马。
“我也要!阿耶,我也要!”
完蛋!
最后贾平安把贾昱绑在自己的身后,而小棉袄在前面。
“阿耶!”
贾昱很郁闷的发现自己的视线非常狭窄。
一家子摇摇晃晃的出了道德坊,随后一路去了曲江池。
贾平安一直觉着长安的景点太少了,以至于百姓把寺庙和道观都当做是游玩的地方。
佛祖和道尊有灵,想来也会倍感郁闷。
……
李元婴出手了。
就在贾平安带着妻儿去了曲江池的时候,李元婴一份奏疏进宫。
“陛下,滕王弹劾韩瑗无人臣礼。”
韩瑗起身请罪。
李元婴觉得稳妥了。
但……
“陛下,臣弹劾韩瑗与褚遂良谋反。”
李义府微笑起身。
李猫出手了。
许敬宗在边上纠结。
昨日有人来暗示他,该对韩瑗下手了。
许敬宗昨夜写了几份弹劾的奏疏,可最后却尽数撕毁。
这份奏疏一上,韩瑗这辈子就算是毁掉了。
他……下不去手!
随后李治勃然大怒,当即把韩瑗赶出长安,直接赶到了振州去。
“振州在哪?”
贾平安得了消息一头懵逼。
“我去查过了。”
李元婴面色有些不对劲,“在雷州还过去,说是要渡海才能到。”
卧槽!
那不就是后世的海南吗?
李治究竟有多恨韩瑗啊,这一下竟然把他赶到了天涯海角去。
“你这是……”
李元婴面色惨白,“我只是一个引子,陛下用我来做引子,随后李义府出手……我代表着宗室出手,长孙无忌劝谏,可陛下却说宗室不安。我便是罪魁祸首……”
他捂脸,“先生,韩瑗绝不会谋反。”
“可有人需要他谋反!”
贾平安淡淡的道:“所谓帝王,便是龙,龙有逆鳞,触之即死。褚遂良作为长孙无忌的伙伴,在朝中给皇帝捅了多少刀?皇帝要弄他,韩瑗却喋喋不休的为此求情,甚至触怒皇帝……你要知道,皇帝已经忍很久了。”
李治绝壁是一个能忍耐的帝王,但他的耐心在渐渐消失。
李元婴心中好受了些。
“话说……”贾平安有些好奇,“你为何要出手?”
你就是个做走私生意的奸商,宗室中的坑爹货,大唐著名人渣,你掺和朝政做什么?
李元婴拱手,“先生,我有一事相求……”
“咋?”
“先生,阿娘明日能出宫大半日,我哄她……”李元婴纠结的道:“我说跟着先生每日苦读,阿娘说要看看……”
为人父母啊!
但贾平安却感到了些诧异。
那些无子的嫔妃都被弄到了感业寺中,有儿子的类似于软禁般的养着,谁能出来?
他想到了李元婴弹劾韩瑗的事儿。
老韩好倒霉!
……
第二日,贾平安早早起来,卫无双说道:“今日不上衙,夫君多睡一会儿吧。”
“滕王请我去办事。”
起床洗漱,随后练刀。
“阿耶!”
贾昱雄赳赳气昂昂的来了,小披风,小木刀。
“来,阿耶教你刀法。”
爷俩练习了一会儿,主要是贾平安练,贾昱捣乱。
“阿耶,大兄!”
兜兜出来了,穿着新衣裳,看着眉目如画。
“贾兜兜!”
贾昱一声叫喊。
“看刀!”
贾昱只是作势,可他的手太小,控制不住木刀,木刀脱手而出……
肩头中刀的兜兜看着他,眼中多了水汽。
“哇!”
兜兜站在原地嚎哭。
贾平安赶紧过去哄,“回头阿耶揍你大兄。”
“阿耶!”兜兜哽咽着,泪眼朦胧的道:“把大兄的屁股打肿了好不好?要不……让他吃我的剩饭。”
贾昱面色大变,“阿耶,你打我吧。”
晚些吃早饭。
贾平安主持了和好仪式。
“兜兜早上吃一个蛋。”
兜兜眼巴巴的看着贾昱。
“大郎早上吃两个蛋!”
兜兜拍手欢喜,“阿耶真乖。”
贾平安满头黑线。
两孩子都不喜欢吃鸡蛋。
贾平安随后一招就让他们被坑了。
卫无双挑眉,觉得夫君果真是手段百出。
而苏荷则是得陇望蜀,“要不……下次罚吃菜蔬吧。”
“好呀!”兜兜觉得自己应当是战无不胜。
吃完饭,贾平安就去了滕王府。
李元婴正在翘首以盼。
“先生,我刚弄了个课堂……”
所谓的课堂,完全是模仿了宫中的那个小课堂。
李元婴得意的道:“阿娘心细,案几我准备的是旧的。”
贾平安看了一眼,觉得这个棒槌真心不容易,“可地板却簇新,你这是想告诉你娘……你整日都在厮混?”
李元婴蹲下一看,面如土色,“这……我娘心细如发,若是发现了,定然会以为我在外面不务正业。”
“先生救我。”
“简单。”贾平安随口道:“你用案几在木地板上来回拖动。”
李元婴来回拖着,蔡卡进来要接手,被李元婴一脚踹开。
他来回拖着,可腰子不给力,没一会儿就流汗了。
“痕迹太新了。”李元婴纠结。
“去厨房弄些柴灰来一倒,再擦干净完事。”
上好的木地板啊!
李元婴压根不心疼。
等他弄完了,贾平安咦了一声,“其实穿着木屐来回磨也行。”
李元婴一脸幽怨。
随后他进宫。
“元婴儿可来了?”
柳宝林有些小激动。
多少年了,她一直被困在宫中,想看一眼外面的世界都不能。
身边的宫女笑道:“还没到时辰呢!”
“当年我十多岁进宫,那时候高祖皇帝垂垂老矣,举步维艰。”
柳宝林笑道:“那时候想着身不由己……”
“柳宝林,小心……”
宫女出去看了看。
“我如今只是个无用的妇人,皇帝再多的精力也不会耗费在我这里。再说了,就算是听到了又如何?当年进宫,不过是供高祖皇帝发泄罢了。”
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和一个十余岁的少女,堪称是一树梨花压海棠。
“柳宝林,滕王来了。”
柳宝林起身,笑道:“如今的陛下倒是好,竟然能许了我等出宫转转。”
宫女跟在身边,晚些见到了李元婴。
“阿娘!”
李元婴笑的格外的灿烂。
“元婴儿!”
柳宝林仔细看着他,“胖了。”
“我最近心宽体胖。”
李元婴笑吟吟的。
晚些出去,有内侍和宫女随行。
这是要盯着,以免出宫弄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来。
等柳宝林上了马车,李元婴问宫女,“可给阿娘说了?”
宫女点头,“奴说别的嫔妃晚些时日也会出去。”
李元婴握着她的手,宫女微笑,随后收手低头。
一锭金子。
“还请滕王交给我家人。”
金子再度递回来。
到了滕王府,蔡卡上前,一脸为难,“滕王,武阳侯来了。”
李元婴一拍脑门,“啊呀!我竟然忘记了今日有课。”
柳宝林笑道:“那便去上课,我在边上听。”
果然,阿娘就是这般的心细。
晚些见到了贾平安。
“武阳侯年轻有为。”
柳宝林的眼中全是儿子。
随后上课。
“格物……”
【领现金红包】看书即可领现金!关注微信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现金/点币等你拿!
这一课就两个学生,一个从来都没这般认真听讲的人渣滕,一个是他老母。
柳宝林听的满头雾水,晚些问了些问题。
“竟然这般高妙?”
她认真的道:“元婴儿,你莫要懈怠了,好生学。”
“是。”
李元婴乖巧的就像是一只刚出生的小猫。
可怜的娃,从小缺少母爱。至于父爱……太上皇李渊当时能有父爱才见鬼,满肚子都是被政变的怒火,只是不敢发,担心被老二给收拾了。
贾平安看着李元婴……
一脸乖巧。
再看看风姿犹存的柳宝林。
哄骗是孝。
假装被糊弄也是孝。
随后就是出去溜达。
贾平安自然不用去。
母子二人去了东西市,后来还去了平康坊,本想接着去曲江池……
“滕王。”
皇帝身边的内侍出现了。
时辰到了。
李元婴心中难舍,依旧笑吟吟的把母亲送到了宫门外。
“回去吧。”
柳宝林今日很高兴,回到宫中后哼着歌,晚饭吃了许多。
晚些宫女服侍她睡下。
“把蜡烛灭了。”
宫女诧异,“柳宝林,你不是怕黑吗?”
“我以前怕黑,那是因为……我看不到路,进宫数年后高祖皇帝就驾崩了,那时候我在想,这辈子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。这些年我曾无数次想过自尽……”
“柳宝林!”宫女低声惊呼。
柳宝林看着很是生机勃勃,怎么会想自尽呢?
“可我不能带累元婴儿。一旦我自尽了,不管是先帝还是……都会把元婴儿当做是对头。”
柳宝林笑了笑,很是不屑的模样,“他们会担心元婴儿因此而怀恨在心,蓄谋造反,可元婴儿连个朋友都没有,他如何造反谋逆?这般想着,我就想着再活活吧……”
宫女心中害怕,“睡吧。”
她吹灭了蜡烛,黑暗中传来了柳宝林声音,“元婴儿和你串通了吧?说什么皇帝开恩让高祖皇帝的嫔妃轮流出宫转转,可他却不知道,皇帝这等人最是冷酷,仁慈对的是天下,而非是某个人。”
宫女心中惶然,“柳宝林,此事……此事……”
“我也不问元婴儿如何让你帮忙哄我,不过你记住了,不许给元婴儿说……”
“是。”
宫女心中一松。
她走出去,反手关门。
隐约间能看到床上躺着个人。
柳宝林的声音喃喃,“皇帝……也是人,放的屁比旁人还臭,装什么神灵!”
……
“小贾!”
李大爷来了。
老李依旧是神仙模样,“你家的茶叶这是怎么弄的?涤烦茶屋那边说是缺货,老夫想买都买不到,赶紧弄几百斤来。”
“几百斤就只有树叶!”贾平安吩咐道:“秋香。”
金发碧眼的秋香一进来……
“这是哪里来的母夜叉!”
李大爷不知怎么弄的,竟然摸出了一把小桃木剑,“孽畜,还不跪下!”
秋香被吓到了,手一松,茶罐往下落。
贾平安伸脚,完美的完成了一次高难度的停球动作。
哥的足球水平依旧是顶级的。
“是人啊!”
李淳风也发现了自己的问题,讪讪的接了茶叶闪人,临走前说道:“你弄这么一个丑女来,若是生个孩子会是什么样的?对啊!若是生个孩子,定然有趣。”
“李大爷,就是杂交罢了。”
“也是,不过若是生下来了记得请老夫来看看。对了,你那阿姐不知何故,想请老夫进宫看看三个孩子,可是有不妥?”
阿姐……
贾平安摇头,“太子稳妥。”
老李不是棒槌,指指他,“老夫知晓了。”
第二日,李大爷进宫,随即一阵装神弄鬼。
“太子福缘绵长。”
李治还在,说什么太子英明神武,有明君之相,回过头皇后能亲手掐死他。
福源绵长,这话面面俱到。
老夫越发的睿智了。
但必须要感谢小贾。
——太子稳妥!
李大爷你只管夸赞太子就是了,剩下两个小屁孩别搭理。
剩下的两个真心没啥用。
老六李贤就是个悲剧;老七李哲……后续改名李显,此人是个奇葩;老八李旦显然也是个悲剧,但他好歹生了个儿子李隆基。
实际上武媚生的儿子除去太子李弘之外,其他的不是蠢就是悲剧。
两个小些的孩子被带来,李大爷看了一眼,赞道:“都是好孩子。”
这个判语颇为不错,至少帝后都笑得很是心满意足,看向三个孩子的眼神带着慈爱。
大儿子这般孝顺,另外两个孩子……那便是附带的。
精品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txt-第664章 太子穩妥,兇大有腦閲讀
老二和老三一脸懵逼。
随后便是赏赐,老大爷出宫时,身后跟着两辆马车,他发誓这是自己接到最多的一次赏赐。
小贾,你究竟是知道了些什么?
……
“你要看好太子,若是太子出事……”
贾平安目光平静,可曹英雄却依旧打个寒颤,“兄长放心,我定然为殿下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“这便好。”
贾平安换个和颜悦色的模样,“最近可还去青楼?”
“没去了。”
“那就好。”
贾平安皱眉道:“睡谁不好?睡老鸨,说出去丢人。”
就算是后世也没人这般做吧?
“郎君。”
陈冬来了。
曹英雄告辞。
“何事?”
贾平安最近几日休息的很是嗨皮,甚至想着要不要直接辞官算逑。
但想到两个婆娘会因此而陷入‘夫君被边缘化’的纠结,他决定还是勉强维持目前的日子。
陈冬微微眯眼,“秦江的茶叶走的是剑南道,剑南道今年茶叶长势颇好,已经开始运送了。”
贾平安微笑,“秦江呢?”
徐小鱼上前,不过数日,这小子竟然胖了些,“郎君,秦江最近数日在就是青楼厮混,看着心情大好。”
“这世间为何有这么多的蠢人呢?”
贾平安笑了笑。
杜贺咬牙切齿的道:“竟然敢哄骗贾家,郎君,出手吧。”
“告诉大夫人。”
贾平安起身出去,“这几日我就和孩子们一起玩耍。”
“大郎,兜兜!”
“阿耶!”
两个孩子欢呼着出来。
阿福眼巴巴的跟着。
“走,咱们去城外转转。”
贾平安带着两个孩子出门。
杜贺请了卫无双和苏荷来前院,把事情说了。
卫无双面色一冷,“若是收不到茶叶,他哪有心思去平康坊鬼混,这是哄骗贾家。”
“他怕不是……”苏荷嘟着嘴,拿出了一个锦囊,摸出了一块果脯吃了,这才心满意足的道:“我觉着怕不是别人家出的价钱更高。”
电光火石间,卫无双看了她一眼。
谁说凶大无脑?苏荷甜甜一笑。
轰隆!
远方隐约传来雷鸣。